解放军协同新模式:空军引导员嵌入陆军指挥轰炸

解放军协同新模式:空军引导员嵌入陆军指挥轰炸

歼-10战斗机投掷炸弹

歼-10战斗机投掷炸弹

对攻击目标实施激光照射的引导分队

对攻击目标实施激光照射的引导分队

在云南临沧实施的演习中,与陆军部队联合行动的空军高级指挥员,虽然也可称为“空军引导员”,但与“目标引导员”还是有所区别的

  在云南临沧实施的演习中,与陆军部队联合行动的空军高级指挥员,虽然也可称为“空军引导员”,但与“目标引导员”还是有所区别的

美国“国防先进技术局”(DARPA)所设想的未来美军空军地面引导员作战系统概念

美国“国防先进技术局”(DARPA)所设想的未来美军空军地面引导员作战系统概念

  内蒙古朱日和演习场传来消息,刚刚结束的“跨越2015-朱日和A”演习中,我军采取了空军“目标引导员”嵌入陆军战斗群的方式实施空地协同作战。这是我军联合作战的新进展。

  6月9日《解放军报》2版文章《空军目标引导员嵌入陆军战斗群》报道,6月7日,“跨越-2015·朱日和”实兵对抗首场演习复盘检讨会上,出现了一张张新面孔:空军向红蓝双方战斗群队派出的目标引导员。

  红方指挥员温拥军介绍说:“此次演习创新陆空协同模式,空军派出的目标引导员嵌入演习双方陆军战斗群参与进攻突击,战斗中召唤牵引空中火力打击,使陆空协同作战覆盖战术层面。” 过去实兵对抗演习中,地面和空中作战力量按计划协同,存在“来不了、来不快、看不见、打不准”等问题。地面和空中作战力量临机协同难,成为提升联合作战能力的“瓶颈”之一。

  此次演习创新陆空协同模式,分别向导演部、红蓝双方指挥所和战斗群派出空军人员,使陆空协同作战实现从战役到战术各个层次高效协同,有效聚合地空火力实施多维立体攻击。“目标引导员成为空中火力打击的‘千里眼’!”记者从一段演习视频中看到:红方空军目标引导员接收侦察分队传来的情报信息后,通过电台向空中战机发出攻击指令:“经度××,纬度××,目标属性敌炮兵阵地,打击!”随后一架架战鹰呼啸而至,精确清除火力障碍,红方右翼攻击群迅速向敌纵深防御阵地推进。

  据介绍,此次演习空军采取多个机场同时准备、划设待战空域指定飞机空中待战、整合信息化指挥平台共享情报等方式,确保目标引导员发出攻击指令后,战机能快速反应出击;战前,红蓝双方地面和空中作战集群指挥员还借助作战实验室,共同规划完善作战预案,同时组织地面部队展开空中目标敌我识别、空中火力打击效果评估、飞行员地面救援等课题演练……一系列陆空协同作战新模式,成为提高联合作战能力的“倍增器”。

  (军报文章引用完)

  空地协同是一个自飞机被用于战争以来就困扰各国军队的难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率先创立了空军引导员协同地面部队行动的作战模式,在二战初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随后美国陆军、海军航空队和陆军、海军陆战队在二战中将这种模式发展到了新的高度,引导员的指挥权限更高,作用更大。到越战时,伴随陆军部队行动的空军引导员在战况紧急时的“断箭”指令名噪一时(这一暗语意为取消空军近距离支援时落弹点与己方部队的安全限制,相当于“向我开炮”)。到了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时,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因为自身完成作战任务不够积极,总是依赖引导员招来的空军消灭敌人而常被嘲笑为“空军地面引导队”。但也能从中看出美军空军引导员此时已经可以配备到作战分队,乃至特种作战小队级别,而且引导空中打击的效率也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水平。

  而在我军中,由于早期师承苏联模式,空中打击行动比较侧重于事先根据战役计划进行压制,而根据前线部队要求在升空后再决定打击目标作战方式比较少见。

  不过我军的“空军引导员”历史并不短,早在1959年我军解放一江山作战的时候就曾在登陆部队第一梯队中安排有空军引导员,但当时的引导员更多的是协助空军机群导航,寻找预定目标,而不是呼叫空军飞机来攻击地面部队需要攻击的目标。因此空军强击机依然主要依据起飞前制定的计划实施炸射任务,以至于出现进展过快的我军登陆部队还遭到了强击机的误射,说明当时我军的空军引导员的职责和权限不高,作用有限。

上一篇:印媒称印军遭叛军袭击死伤惨重 诬中国军方介入
下一篇:印媒诬称中国向印叛军提供武器 指向中国太草率

你还会喜欢:

国防部质问美菲大规模联演:到底谁在制造威胁。
国防部质问美菲大规模联演:到底谁在制造威胁

第二批撤离也门中国公民抵吉布提:终于可以回家。
第二批撤离也门中国公民抵吉布提:终于可以回家

美防长上任两月未与中国军方领导通话 称没机会。
美防长上任两月未与中国军方领导通话 称没机会

中国深海钻井平台兴旺号驶往南海作业(图)。
中国深海钻井平台兴旺号驶往南海作业(图)

中俄关系为何越走越亲:国际某势力企图篡改历史。
中俄关系为何越走越亲:国际某势力企图篡改历史

印媒:印度将成亚投行第二大股东 欲争夺副行长。
印媒:印度将成亚投行第二大股东 欲争夺副行长